要让民间藏品为伊犁文化发展服务

5月13日,州文物局倡议发起民间文物捐赠活动,一时间,这份倡议书上的具体捐赠要求引起了人们的关注,随着“5·18”世界博物馆日的到来,记者来到州博物馆,随州文物局局长佟金玉一起在历史陈列厅里,参观了“草原、天马、游牧人”展览,对这里收藏的石器、铜器、金银器、丝织品等物品有了了解,也理解了这次捐赠的实际意义。 

州博物馆是一座综合类博物馆,馆藏各类历史文物、民俗文物及展品共4583件,珍贵文物145件,其中一级文物23件(套),二级文物36件(套),三级文物86件(套)。藏品中有不少是草原文物精品,其中一些文物珍品还曾在国外展出。

说起这里的藏品,工作人员首推镇馆之宝——元青花凤首扁壶。说起这件宝贝,还有一段故事。

“当时铁锹一下去,我就感觉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,挖出来一看,原来是个白色的瓷壶。白色的壶身上有蓝色的花纹,只有把手损坏了,真的非常好看。”霍城县芦草沟镇西宁庄村回族农民马忠回忆说,他就是青花凤首壶的发现者。马忠挖到宝贝的消息不胫而走,村民都来参观,接着收古董的人也来了。据说当时一个外地来的古董商出价10万元,但马忠没有动心。村里还有一个“跑买卖”的人提出带马忠到上海去找人鉴定,卖掉瓷壶,他承担路费等所有费用,卖的钱他和马忠平分,马忠也拒绝了。在这尊扁壶出土8个月后,马忠觉得瓷壶放在家里始终不是个事,于是心里萌生了一个念头:管它值钱不值钱,先交给国家,睡个安稳觉再说。1999年6月18日,几经周折,马忠终于将这稀世珍宝捐给了州文物局。

这件青花凤首扁壶,高18.5厘米、口径4厘米、底径8.2厘米、腹径17.2厘米、重660克。壶体扁圆,直颈小唇口,底足在沙胎上挂一层很薄的护胎釉。该壶以昂起的凤首作流,以卷起的凤尾作柄,凤身绘在圆形壶体上部,双翅垂至壶体两侧,壶体下部则装饰盛开的牡丹,呈现一种凤鸟飞翔于牡丹丛中颇富情趣的情景。2003年9月,这尊青花凤首扁壶首次参加在首都博物馆举办的《青花的记忆——元代青花瓷文化展》,在展览上还遇见了首都博物馆收藏的一尊同它相似的青花凤首扁壶,两尊壶共同亮相,壶身大小一致,而纹饰略有差别,好似一凤一鸾,专家戏称它们为情人。因伊犁这尊壶受损较小,成为全国保存较完整的唯一的一件。这也为伊犁自古以来就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提供了有力物证。

在众多的展品中,一尊青铜武士铜像也特别引人注目。1983年8月,兵团四师71团一连职工在鱼塘旁用推土机平整土地时,发现了6件精美的青铜器,这尊青铜武士铜像就在其中。

铜像雕刻为男性,高40厘米,重6.25公斤。头戴弯钩高帽、深目高鼻、留有长长的鬓角,两腿一跪一蹲,着短裙,显得非常威武,两手分别置于右膝和左大腿上,双手似乎握有双物,但遗憾的是手上所握之物出土时已经损毁缺失。无独有偶,1999年,在巩留县也发现了一件青铜武士铜像,不过只保存了上身及头部,头戴的也是弯钩高帽,有意思的是,两尊铜像似乎手上都握有东西,但究竟是什么呢?经考古学家查证认为铜像手中握的应该是火把。

1997年10月,在昭苏县波马一带的一座土墩墓中出土了金银制品、丝织品、玻璃、铠甲残片及人骨、马骨等79件物品,现全部文物收藏在州博物馆。

在这些器物中,有镶红宝石黄金面具、宝相花金罐、虎柄金杯等金器,其形状保存完好,可以看出,当时的手工艺制作技术已经趋于完善;还有铁锁子甲和铁箭镞等铁器,其中,铁锁子甲,锈蚀严重,可以看出来是锁子连环甲,保存方形的一块;铁箭镞有3件,锈蚀也十分严重,是三翼形,存留朽木的痕迹;有16件织物残片,据考古人员分析,这些均为丝织物,除1件缀金珠绣织物残片较特殊外,其余织物可按品种分为锦、绫、绮、绢四种。经研究,考古专家给出结论:波马动物纹锦,图案简单,生动。大概推定,该动物纹锦、“富昌”锦,出现在南北朝以前。

欣赏了这些镇馆之宝,佟金玉告诉记者,根据以往收藏、征集、挖掘历史文物的经验,州文物局在这次民间文物捐赠活动中,重点收集具有历史、学术研究、文化价值的各类文物、收藏品、老物件等民间藏品,按照专业的收藏标准管理、保护这些藏品,要让这些民间藏品“说话”,为宣传伊犁的草原文化、经济建设和促进旅游发展服务。

“为更好地保护这些珍贵文物,全面彰显伊犁的历史风貌,伊犁州新建的16197平方米博物馆已经落成,届时,新馆将成为伊犁历史文物保护的殿堂,可以给草原文物一个更安全,更好的家。”佟金玉说。记者 刘利君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要让民间藏品为伊犁文化发展服务